粤语//粵語

语言嘅误会 // 語言嘅誤會

语言嘅误会; (粤语版)

今次,我决定将我哋国家嘅四个笑话翻译成广东话。


倾密偈。

上个礼拜我去咗剧场。我坐到o系张好舒服嘅凳度,仲谂住一阵可以睇好戏添。出舞台剧真系好好睇呀,不过冇办法享受。o系我后面坐咗一对年青男女,佢哋倾得好大声。我好嬲,我差唔多听唔到演员嘅对白。我拧转头。我怒睥住佢哋,佢哋当我透明。最后, 我顶唔顺。我又拧转头。

我闹鬼佢哋:「我乜都听唔到!」

位先生好串对我讲:「唔系你嘅事嘅噃!我哋自己倾计之嘛。」


o系法庭 :

法官: 「陈太,你几大呀?」

陈太: 「法官大人,我廿二岁又几个月啫!」

法官: 「几多个月呀?」

陈太: 「即系一百廿个月之嘛。。。」


放假o个阵时,波士同佢个工人o系写字楼里边倾紧偈:

波士: 「陈生,你中唔中意啲好多汗嘅女人呀?」

陈生: 「唔中意嘞。」

波士: 「噉你中唔中意饮热啤酒呀?」

陈生: 「都唔中意嘞!」

波士: 「好,噉样我决定咗喇,你冬天先至放假嘞。」


阿仔同佢妈妈讲:

阿仔:「妈咪,你睇吓喇,o个只狗好似王生㗎!」

妈妈:「你唔好讲得咁冇礼貌!」

阿仔:「 哦,噉你估呢只狗知道王生系乜嘢人咩?你怕呢只狗可以嬲咗我哋,系唔系?」



語言嘅誤會;(粵語版)

今次,我決定將我哋國家嘅四個笑話翻譯成廣東話。


傾密偈。

上個禮拜我去咗劇場。我坐到喺張好舒服嘅櫈度,重諗住一陣可以睇好戲添。齣舞台劇真係好好睇呀,不過冇辦法享受。喺我後面坐咗一對年青男女,佢哋傾得好大聲。我好嬲,我差唔多聽唔到演員嘅對白。我擰轉頭。我怒睥住佢哋,佢哋當我透明。最後, 我頂唔順。我又擰轉頭。

我鬧鬼佢哋:「我乜都聽唔到!」

位先生好串對我講:「唔係你嘅事嘅噃!我哋自己傾計之嘛。」


喺法庭 :

法官: 「陳太,妳幾大呀?」

陳太: 「法官大人,我廿二歳又幾個月啫!」

法官: 「幾多個月呀?」

陳太: 「即係一百廿個月之嘛。。。」


放假嗰陣時,波士同佢個工人喺寫字樓裡邊傾緊偈:

波士: 「陳生,你鐘唔鐘意啲好多汗嘅女人呀?」

陳生: 「唔中意嘞。」

波士: 「噉你鐘唔鐘意飲熱啤酒呀?」

陳生: 「都唔鐘意嘞!」

波士: 「好,噉樣我決定咗喇,你冬天先至放假嘞。」


阿仔同佢媽媽講:

阿仔:「媽咪,妳睇吓喇,嗰隻狗好似王生㗎!」

媽媽:「你唔好講得咁冇禮貌!」

阿仔:「 哦,噉妳估呢隻狗知道王生係乜嘢人咩?妳怕呢隻狗可以嬲咗我哋,係唔係呀?」